Soratori先生。

正经的原创世界观储存地。
同人瞎写写,请不要fo我,谢谢

03。拖延时间

03。拖延时间


>>>


“是—啊——你已经逃不了了呢。”莫尔兰德眯起眼睛,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毫不费劲的走下几个被油涂抹过的光滑台阶,缓缓开口继续着。

“我可是有想过好多次该怎么跟你打招呼啊,如果这个时候逃跑了就太可惜了吧。”

他抬起了一只手像是在为随时发动异能做好准备,同时这对于西格莉塔来说也带有着一种威胁的意味。


“像你们这样的异能者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的想办法和我打招呼吧,以及我没有想到,校园连环杀人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你。”

西格莉塔现在正站在背光的地方,也就是说,对方在不远处无法看见她的表情。

她的脸上出奇的冷静,与刚才颤抖的语气不同,就像是习...

船长星球:

某种程度上来说,描写角色被他人救赎,逃离囚笼这样的情节。其实有可能反映了作者内心的焦虑,人总是会在创作上投射一部分诉求。


作为创作者,对于笔下的人物抱有怎样一种情感,其实是可以稍微看出一些的。


独立又强大的人格会对“渴望被拯救”的设定嗤之以鼻,无可厚非。


在角色上投射自己的期待,希望能摆脱现实中困境的作者,也会对笔下角色产生共鸣也说不定。


只想看角色被欺负,呃。有一种说法是,因为这样就可以加强自己的掌控欲和征服感。至于为什么会在虚拟的作品中强调掌控和征服,那是因为现实里自己做不到。


所以无论是什么,都是一种需求之下的表现状态...

Neck


*stsav

Savantia的脖颈是一块敏感带。
平时只要稍微触碰到一下就会对上他那双带有怒意和警告意味的双眸,虽然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总是会在被他瞪了的时候识相的突然收手。
啊,是啊,为什么呢。
倒也不是被那个气势给吓到,只是觉得这个有关于身体敏感的特点应该在更加适宜的场合运用起来而已,更何况他的身体在白天的时候也不知道被多少虫子爬过,想想就怪恶心的。
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而已。

“洗完了?你还真是不客气的在用我家的东西啊。”由于沙发上此时被他放满了那些小虫子的缘故,只能坐在浴室门旁的墙边等待着。见人从里面走出来后还不犹豫的张口朝他抱怨起来。
“是啊,不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sav此时并没...

什么时候能删掉这个lof,连带着那些回忆一起。

给一个片段加点戏

随想①

机械。

感觉肌肤被侵蚀了。
可见的皮肤渐渐被搅碎以转动着的齿轮的姿态被替代,尝试着张口吐露出呼救般的话语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大脑思考变得迟缓了,身躯失去了支撑伴随着巨响撞击地面。

一点也不疼。
螺丝钉与机械的碎片错杂散落在地上。
我是人类吧,鲜活的生命不是还没有离开吗。
看啊,我的手还能动,我的头还能抬起来,我的眼睛还能看见面前的一双腿。

腿……
腿……?
一双腿?
谁的?

目光向上游离,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那是我……
是我……
那现在这副身体是什么……?

僵硬。
冰冷。
痛苦。
无法呼吸。
没有呼吸。

“看起来还是不行啊。”
“你的性能,糟透了。”
“告诉我,你的存在是什么?”
“无法说话吗,你果然是个失败品啊。”
“没事的,姐姐。”...

02。幸与不幸

02。幸与不幸


>>>


“那么,神木老师,感谢你的帮助。”

道别了今天在校值班的班主任后,西格莉塔从教务员室里走出来,顺手关上门。

她靠在门板上深吸了一口气,梳理着今天听到的那些不好的传闻,将它们一一从脑海中驱逐。

不过现在已经处理好了流言蜚语的事情了,老师也答应明天就会全校通报来澄清。


西格莉塔松了一口气,庆幸着老师相信自己说的那些话,同时心想着终于可以清净一段时间了,她将目光转向外面的天空。外面的建筑被染成橙红色,夕阳已经接近地平线,只有一丝金黄色的余晖。


看起来也很晚了,再不回去的话要被奥尔诺斯数落了。

此时西格莉塔脑袋里回忆起奥尔诺斯母...

01。异闻

01。异闻


>>>


从月初到现在,校内已经有将近10名无辜的学生遭遇杀人案件了。

也就是说学校里的学生被不知其身份的异能者盯上了。

也许是来自于外部的世界,也许是学校内部就存在着这样残暴的异能者。


一个话题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中心思想。

而本次话题的中心思想为,死亡的学生共有的某一个特点。

——“都与西格莉塔(Cigrita)有过语言上的交流。”


>>>


“你看到了吗,听说那个就是这次事件的女主角哦。”

“哎呀,真的假的,她就坐在我旁边耶,好吓人的,我会不会死啊?”

“还是赶快和老师申请换座位吧。”

“说的也是...

新的世界观

绝症型异能症候群

时间为2800年

*修正为平等世界下发生的事,异能症发生在一片繁华的区域,非人类与人类的斗争发生在首都。


简单概括↓


由于2793年发生的实验狂人散播异能弹的事件,聚集在广场上的几万人都沾染上了绝症,并且得到了异能。

根据异能的不同,发动或者过度抑制都可能减少寿命此外还可能有各种各样的代价,而恢复寿命的唯一途径就是击杀其他人来换取等价的寿命。

为了防止异能者滥杀普通人,有个研究院专门组织了一部分异能者以及个别无家可归的普通人来组成维护队。

只不过在7年后由于个别人反社会人士的煽动,破坏组织崛起,稍微平定下来的异能者暴动再次被触发。


关于维护队↓...


关爱作者从评论开始

丧尸源Legion:

我的通知栏常年静悄悄的连个催更的都没有


人民日豹:



有一些废话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要在一篇文下催更另一篇文



不要问xx文你是不更了吗这种话



不要刷你还记得这篇吗



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催更。写什么,什么时候写,写多少都是作者的自由。如果想催更,为她写长评or画图or只是有内容有理解的短评都可以,不要用干巴巴的“求更”,这就像写论文不写论据。



要知...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Liny-凌栩:

_(;3 不长的几段话看得我眼睛发酸……
不知道该怎么说……通篇看下来,归结起来词穷到只能回答一句,是呀。
写文已经写了7年,它没有给我带来一分钱。
但是它给我的坚持,梦想,快乐,认同感和成就感,让我惊讶于总是三分钟热度的自己也会有这么痴迷的一件事……选择写手并且坚持下去大概是我最骄傲并且最不会后悔的一件事。

更小的时候还有个梦想,有自己的十年计划,当时满怀憧憬都希望出版,希望畅销,希望有很多同人……现在不了,我只希望好好完成我的故事,即使仍旧是一分不得。
毕竟它所能带给我的是金钱永远换不到的。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是啊,特别想要得到评论,但是白食党确实有点多,不发粮的时候就取关的也有不少,虽然也得看每个人怎么想,但总是不怎么高兴。

当然,自己提出来的除外。


Fay:

排一句一评顶十心...

如果都只是自娱自乐的话寂寞的写同人真不如寂寞的想原创..

毕竟在大多数时候

同人往往是一场会分手的恋爱

他再怎么可爱,他再怎么温柔

始终也不是你的孩子。

蓝雪之麟:

虽然我很少写东西而且基本是乱写(。)而且都是看到cp向tag就不想看的玩意

但是还是转给首页的太太们x

_茶番劇:

文中观点大部分赞同,lo主辛苦!

很久没用的app...

【杂谈】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

林朵:

进行同人写作越久,愈发察觉,同人写作与恋爱之间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与开始一段恋情相同,绝大部分同人创作的原点都是爱。对原著的喜爱,对角色的喜爱,对人物互动关系的喜爱,一见钟情者有,文火慢炖者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者亦有。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创作的欲望往往来得山崩地裂,气势汹汹,绝对是个感性完败理性的狂热场面。



一时间,写手也同陷入热恋之人一般,眼前烟花齐放,耳边钟鼓齐鸣,脑子里脑洞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那些脑洞里包含着的,是期冀,是幻念,是对未来种种无所谓理智的美(花)好(痴)构想。...



©Soratori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