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tori先生。

正经的原创世界观储存地。
同人瞎写写,请不要fo我,谢谢

船长星球:

某种程度上来说,描写角色被他人救赎,逃离囚笼这样的情节。其实有可能反映了作者内心的焦虑,人总是会在创作上投射一部分诉求。


作为创作者,对于笔下的人物抱有怎样一种情感,其实是可以稍微看出一些的。


独立又强大的人格会对“渴望被拯救”的设定嗤之以鼻,无可厚非。


在角色上投射自己的期待,希望能摆脱现实中困境的作者,也会对笔下角色产生共鸣也说不定。


只想看角色被欺负,呃。有一种说法是,因为这样就可以加强自己的掌控欲和征服感。至于为什么会在虚拟的作品中强调掌控和征服,那是因为现实里自己做不到。


所以无论是什么,都是一种需求之下的表现状态...

Neck


*stsav

Savantia的脖颈是一块敏感带。
平时只要稍微触碰到一下就会对上他那双带有怒意和警告意味的双眸,虽然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总是会在被他瞪了的时候识相的突然收手。
啊,是啊,为什么呢。
倒也不是被那个气势给吓到,只是觉得这个有关于身体敏感的特点应该在更加适宜的场合运用起来而已,更何况他的身体在白天的时候也不知道被多少虫子爬过,想想就怪恶心的。
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而已。

“洗完了?你还真是不客气的在用我家的东西啊。”由于沙发上此时被他放满了那些小虫子的缘故,只能坐在浴室门旁的墙边等待着。见人从里面走出来后还不犹豫的张口朝他抱怨起来。
“是啊,不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sav此时并没...

什么时候能删掉这个lof,连带着那些回忆一起。

05。梦与神秘人

>>>


这或许是某个人的梦境。

外面的世界被搞的一团糟,破败的房屋,随处可见的废墟,在石板后瑟瑟发抖东躲西藏的人类,还有一群肆意破坏的异能者。

——“走这条路就可以得救了,我们年龄相仿,所以你不用害怕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愚蠢啊,你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了,普通人。”

——“你是我的恩人吧。”

迷迷糊糊的梦中能够听到的是一片混响着杂音的人声,自己的双手早已被鲜血所染红而变得丑陋不堪。

凄厉的惨叫声回响在耳边,逐渐变得清晰,随即——


>>>


“醒过来了吗,莫尔兰德。”

原本一片空白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影,就像是刻意在...

给一个片段加点戏

随想①

机械。

感觉肌肤被侵蚀了。
可见的皮肤渐渐被搅碎以转动着的齿轮的姿态被替代,尝试着张口吐露出呼救般的话语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大脑思考变得迟缓了,身躯失去了支撑伴随着巨响撞击地面。

一点也不疼。
螺丝钉与机械的碎片错杂散落在地上。
我是人类吧,鲜活的生命不是还没有离开吗。
看啊,我的手还能动,我的头还能抬起来,我的眼睛还能看见面前的一双腿。

腿……
腿……?
一双腿?
谁的?

目光向上游离,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那是我……
是我……
那现在这副身体是什么……?

僵硬。
冰冷。
痛苦。
无法呼吸。
没有呼吸。

“看起来还是不行啊。”
“你的性能,糟透了。”
“告诉我,你的存在是什么?”
“无法说话吗,你果然是个失败品啊。”
“没事的,姐姐。”...

04。休止


>>>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种地方?”西格莉塔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莫尔兰德,她将身子向后瑟缩了些来躲避莫尔兰德伸进柜子中的手。
没有这个可能啊,明明躲得这么好却被发现了,难道还有同伙吗。
西格莉塔这么想着,将身子缩进柜子中漆黑的角落,偷偷的将手伸向外套口袋,小心翼翼把奥尔诺斯留下的小刀拿出来。

——我会好好使用的。
之前这么答应了奥尔诺斯,所以必须用上才行。
西格莉塔的手握紧刀子,时刻准备着朝着毫无防备心的莫尔兰德刺去。
之前就在想了,莫尔兰德他可能是夜盲吧,所以才会看不见漆黑环境的东西,刚才使用手枪也是,现在这个情况也是。
西格莉塔摒住气,警惕的观察着莫尔兰德的一举一动。

“啊?谁知道你...

03。拖延时间


>>>

“是—啊——你已经逃不了了呢。”莫尔兰德眯起眼睛,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毫不费劲的走下几个被油涂抹过的光滑台阶,缓缓抬起一只手看起来像是要发动异能一般。
西格莉塔现在正站在背光的地方,也就是说,对方无法看见她的表情。
她的脸上出奇的冷静,与刚才颤抖的语气不同,她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一丝起伏,西格莉塔假装按掉通话画面并将手机放置上衣外套中。顺手的,她正不知不觉的从上衣外套中拿出枪支。

“怎么了啊——?不说话了吗?害怕了吗?啊哈哈哈哈哈哈!”莫尔兰德爆发出一阵笑声,那只手完全抬起,五指对准着西格莉塔,异能的光点渐渐的凝聚在手掌。“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所以很快就会让你人头落地的……一点...

02。幸与不幸

>>>

“那么,神木老师,感谢你的帮助。”
西格莉塔从教务员室里走出来,顺手关上门。
已经处理好了流言蜚语的事情了,老师也答应好了明天就会全校通报来澄清。
西格莉塔松了一口气,庆幸着老师相信自己的话,同时心想着终于可以清净一段时间了,她将目光转向外面的天空。外面的建筑被染成橙红色,夕阳已经接近地平线,只有一丝金黄色的余晖。

看起来也很晚了,再不回去的话要被奥尔诺斯骂了。
此时西格莉塔脑袋里回忆起奥尔诺斯母亲一般的发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被关心是好事,但是太啰嗦就是一件坏事。

走到2F楼梯口,校内的电源已经被切断,惟有为了防止事故安装的应急灯还亮着绿色的醒目灯光,看着校内情况的余韵,身旁似乎...

01。异闻

绝症型异能症候群。


01。异闻


>>>


从月初到现在,校内已经有将近10名学生遭遇杀人案件了。

其意味是,学校里的学生被不知其身份的异能者盯上了。


话题的焦点为,死亡的学生共有的某一个特点。

——“都与西格莉塔(Cigrita)有过语言上的交流。”


>>>


西格莉塔合上书本,流言蜚语不断在她耳边萦绕着,每当走到不同的地方都会有学生在身旁指指点点,就连某些公众场所都贴上了打印下来的纸:“提防这名女学生[附上一张偷拍西格莉塔的照片]”。

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思考能力。

这不是巧合,是蓄意的。

正常人都能看出来,只不过每个...

新的世界观

绝症型异能症候群

时间为2800年

*修正为平等世界下发生的事,异能症发生在一片繁华的区域,非人类与人类的斗争发生在首都。


简单概括↓


由于2793年发生的实验狂人散播异能弹的事件,聚集在广场上的几万人都沾染上了绝症,并且得到了异能。

根据异能的不同,发动或者过度抑制都可能减少寿命此外还可能有各种各样的代价,而恢复寿命的唯一途径就是击杀其他人来换取等价的寿命。

为了防止异能者滥杀普通人,有个研究院专门组织了一部分异能者以及个别无家可归的普通人来组成维护队。

只不过在7年后由于个别人反社会人士的煽动,破坏组织崛起,稍微平定下来的异能者暴动再次被触发。


关于维护队↓...


关爱作者从评论开始

丧尸源Legion:

我的通知栏常年静悄悄的连个催更的都没有


人民日豹:



有一些废话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要在一篇文下催更另一篇文



不要问xx文你是不更了吗这种话



不要刷你还记得这篇吗



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催更。写什么,什么时候写,写多少都是作者的自由。如果想催更,为她写长评or画图or只是有内容有理解的短评都可以,不要用干巴巴的“求更”,这就像写论文不写论据。



要知...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Liny-凌栩:

_(;3 不长的几段话看得我眼睛发酸……
不知道该怎么说……通篇看下来,归结起来词穷到只能回答一句,是呀。
写文已经写了7年,它没有给我带来一分钱。
但是它给我的坚持,梦想,快乐,认同感和成就感,让我惊讶于总是三分钟热度的自己也会有这么痴迷的一件事……选择写手并且坚持下去大概是我最骄傲并且最不会后悔的一件事。

更小的时候还有个梦想,有自己的十年计划,当时满怀憧憬都希望出版,希望畅销,希望有很多同人……现在不了,我只希望好好完成我的故事,即使仍旧是一分不得。
毕竟它所能带给我的是金钱永远换不到的。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

下一页
©Soratori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